cfigueres13_OLE BERG-RUSTENAFP via Getty Images_norwaysovereignwealthfund Ole Berg-Rusten/AFP via Getty Images

挪威的主权责任

发自布鲁塞尔—挪威最近的政治局势可能会对今年11月在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所作出的气候相关承诺产生重大影响。

今年8月,一个政府委派的委员会建议挪威将其主权财富基金纳入2050年温室气体净排放的轨道,并使该基金的活动与挪威在各项国际气候协议中的承诺相一致。随后不久挪威工党首相候选人约纳斯·加尔·斯特勒(Jonas Gahr Støre)明确宣布一旦当选就会将为该基金设立一个净零排放目标。眼下斯特尔已经在本月的议会选举中获胜,而他面临的挑战则是如何组建一个执政联盟去贯彻其信念。

挪威总额1.4万亿美元的政府全球养老基金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但该国一直不愿动员该基金的影响力去支持自身国际气候承诺。而如此作为的也不仅仅是挪威一个国家。

根据现有各项国际协议,气候承诺基于每个国家实际边界内的排放来制定,各国持有的外国资产所产生的排放并不计入本国清单。因此当各国政府仔细检视本国经济减排状况时,它们往往会把本国主权财富基金放在一边。因此只有一个主权基金——德国的核废料管理融资基金(KENFO)——加入了联合国召集的净零资产所有者联盟(该联盟管理着约6.7万亿美元资产,涵盖46家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

鉴于挪威庞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平均拥有约9100多家全球性上市公司市值的1.4%,该国的明确心态变化无论在象征还是实际意义上都相当重要。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等人最近呼吁挪威新政府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上让其主权财富基金签署加入净零资产所有者联盟的建议也为挪威政府提供了支持。

但挪威不应止步于此。全球主权基金管理的资产合共有大概10万亿美元,相当于挪威主权财富基金规模的7倍。作为全球最大主权基金的拥有国,挪威应该在第26次缔约方会议上带头开展外交努力,推动全球主权基金向净零排放承诺迈进。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挪威在积极开展国际外交方面有着光辉的历史。其能力超强的外交部门在调停世界各地武装冲突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此外挪威的主权基金管理机构挪威银行投资管理公司也是一个作风稳健且在全球享有崇高声誉的投资者。所有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使得挪威在动员主权基金联盟中的其他国家实现净零排放目标方面处于有利地位。

幸运的是,一些主权基金已经展现出了旺盛的气候雄心。挪威可以从法国、爱尔兰、新西兰、新加坡和阿联酋等国家中寻找潜在合作伙伴,因为这几个国家的成熟主权基金投资团队完全有能力实现净零排放目标。我们希望当它们这样做的时候,那些处于气候承诺早期阶段或者资源更为有限的主权基金都能加入新的全球共识。

正如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新发布的报告提醒我们的那样,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的窗口正在迅速关闭,然而许多国家仍然无法或不愿在本国境内实施必要的减排。

在这种充满风险的状况下,拥有大量外国资产的政府应该积极想方设法,既在其境内,又在其拥有和能够影响的所有资产中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对于主权财富基金资产持有规模相当于其本国GDP数倍的挪威和几个海湾国家来说,最大的潜在气候收益可以在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实现。

那些拥有主权财富基金的国家应当认识到仅仅对气候风险和与气候相关投资机会进行核算已经不再足够了。事实上那些只对其主权财富基金实施核算的国家基本上都是在利用气候危机而不是防止它。

作为国际和平谈判的明星国家,挪威应该抓住机会去引领全球主权基金运动。这样做将使其成为国际气候外交和领导力的倡导者。对于一个通过从海床中开采碳氢化合物并将其与内含的温室气体排放一起出口而积累财富的国家来说,这才是正确之道。

本文言论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无关。

https://prosyn.org/vDzrB4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