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we11_AFP via Getty Images_libyaflood AFP via Getty Images

全面补强绿色气候基金

发自华盛顿特区/开罗——当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于十多年前成立时,它被视为一个支持发展中国家向气候适应性和低排放发展道路转变的高潜力工具。如今它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气候类基金并在应对全球变暖专项资金中占据重要份额。但它必须具备充足的资金才能有所成就。

为了继续为各类大手笔气候行动融资,绿色气候基金既需要传统捐助方增加认捐额,也需要新捐助方在目前正在进行的第二轮再注资期间拿出行动来。毫不夸张地说,绿色气候基金的再注资活动是对全世界应对气候变化承诺的一次考验;成功的结果将有助于发达国家重新获得各界信任,表明它们了解危机的紧迫性并可以兑现承诺。

最近两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6届和第27届)表明世界各国领导人都认识到了将全球升幅控制在1.5 摄氏度以内的重要性。但是去年在沙姆沙伊赫举行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今年6月在巴黎举行的新全球融资契约峰会以及本月在内罗毕举行的非洲气候峰会都凸显了实施方面的挑战——发展中国家在2030年前每年都需要2.4万亿美元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发展中世界在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方面正面临着严峻挑战。去年美国和欧盟宣布出台大规模补贴以激励国内清洁能源投资。虽然这些政策很可能会推动绿色技术的快速发展,然而它们也可能与不断上升的利率和融资成本相结合,致使那些希望从这些创新中获益的发展中国家更难吸引到资金。

此外,发展中国家的绿色债券发行额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有所下降,而西方国家发行的绿色债券则有所增加。在清洁能源投资于2022年出现放缓之时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差距却在扩大。供应链的各类中断事件也进一步损害了新兴市场经济。

乌克兰战争使一些国家逐步淘汰煤电和化石燃料的计划遭到搁置,从而使绿色转型变得更为复杂。许多其他国家已经修订了其净零排放的时间表和承诺,而企业部门也下调了自身目标。而或许更重要的是,由于粮食、燃料和化肥价格的创纪录上涨(主要是战争的副产物)、利率上调以及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外汇储备已经消耗殆尽,缺乏实现气候目标的财政空间。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Winter_1333x1000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与此同时气候变化却在引发越来越多的极端和异常天气事件,从南部非洲和利比亚气旋到东亚的台风和拉丁美洲的干旱。如果这些事件继续快速发展,到2050年估计会有12 亿人因此流离失所。许多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容易受到并非由自身过错引发的气候相关灾害的影响,也已经开始调动国内资源去适应这些灾害。

极端天气的规模和频率呈指数级增长,与此类事件相关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这与全球应对措施的缓慢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不协调状态再加上非债务型金融工具的严重缺乏削弱了发展中国家对全球金融架构的信任。发达国家可以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政府补贴和激励措施以鼓励国内的绿色转型,而中低收入国家却因全球气候减缓和适应行动的延误而遭受了最大的损失。更令人不安的是有大量投资涌入化石燃料行业以扩大其全球业务。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启动的《公正能源转型伙伴关系》(Just Energy Transition Partnerships)承诺要将富裕国家的资金输送到发展中国家的高排放国,也因此登上了诸多新闻头条。此外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也产生了类似的影响,为面临气候变化影响的发展中国家设立了“损失和损害基金”,并正式呼吁改革国际金融机构和扩大绿色气候基金的资金规模。但这些呼吁尚未兑现,全球气候融资缺口因此继续扩大。随着成本成倍增加,发展中国家正在失去希望。

但这一趋势并不是不可逆转的。发达国家和绿色气候基金等机构可以在三个关键领域采取主动行动去重新赢得发展中国家的信任和夯实其气候适应能力。首先,发达国家必须大幅增加对绿色气候基金的资金投入——这是唯一一个以应对气候变化为己任的国际机构。该基金是可以有更大作为的,特别是通过帮助建立和实施国家方案和适应计划以及促进减排项目的落地。

举个例子,为了实现气候技术的跨越式发展,发展中国家需要资金来实施可以大规模推广的适应和减缓战略。此外,除了应对气候变化外,技术转让投资还能实现其他部门和行业(如农业)的转型。

同样,有了更多的资金,绿色气候基金就可以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成本更为低廉的融资。这样这些国家就可以在不增加债务的情况下支持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从而吸引更多投资。随着人们普遍认识到气候融资就是发展融资,绿色气候基金可以在增加债务-自然互换方案的数量和开发其他创新工具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包括与慈善家和私营部门合作,确定解决方案,对其进行低成本测试,并针对规模扩大问题给予指导。最后绿色气候基金可以借助其预备流程去帮助改善数据收集工作以协助决策。

发达国家必须在应对全球变暖方面履行其对世界其他国家的责任,而做到这一点的最佳途径就是在为绿色气候基金融资方面实现进展以支持其项目储备和规划能力。正如过去几年所表明的那样,气候变化不分国界,而应对这一存续性威胁则需要把全世界都动员起来。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迎接我们的必将是失败。

https://prosyn.org/QHcJUr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