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igueres14_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_ira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气候斗争的希望曙光

发自圣何塞/伯克利——人们对严峻的气候新闻逐渐习以为常了。尽管科学家反复警告社区不断抗议,但灾难性的洪水、破纪录的热浪,破坏性的野火和引发饥荒的干旱正变得越来越频繁。

但偶尔还会出现一个令人愉快的政治惊喜去鼓励政策制定者和活动家们继续与全球变暖作斗争。新近通过的美国《通货膨胀削减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就是一个例子,它将加速美国的清洁能源转型

我们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振奋人心时刻。在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通过前的几个月,美国和中国宣布了一项大幅削减排放联合计划,协助铺设了通向这一历史性协议的地缘政治道路。2014年数十万美国人参加了在纽约市举行的人民气候大游行,不仅颠覆了此前所有参与人数预计,还推动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言强调了抗议活动的重要性。

正如《通胀削减法》一样,这些胜利似乎是忽然降临的,但社会运动其实有助于促成这种进展,而这类运动也会在政治风向变得对其有利时更加发展壮大。

此外这部美国新法律通过的时机堪称完美,因为每年这个时候气候运动的步伐都会加快。几周后各国元首将齐聚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随后将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市长峰会,接着是印尼巴厘岛的G20峰会还有埃及沙姆沙伊赫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气候谈判者以往都会怀着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进展的决心以及坚持关注气候正义的顽强意志来参与这类会议。但近年来青年活动家们对我们提出了质疑:当政治家们大多只说不做时,所谓尽一切努力去应对气候紧急状况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但《通胀削减法》的通过意味着——在对抗全球变暖的最后时刻——我们手里能有一些切实的新东西来为即将举行的会议做准备。作为最大的地球变暖气体历史排放国,美国近年来一直是旨在解决这一问题的国际论坛中拖后腿,但《通胀削减法》让美国人在今年的国际气候谈判之前不至于出局。

新法律不仅使美国走上了大幅减少自身污染的道路,还可能推动可再生能源价格下跌,使许多新兴经济体和低收入国家更容易采用可再生能源而非兴建更多燃煤发电厂。

尽管面临着诸多政治障碍,世界各地都有迹象表明事情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欧盟希望其能源结构中的可再生能源占比在2030年至少达到40%。排放量占全国总量14%的印度交通部门通过加入旨在使占全球排放量30%的重工业和长途运输部门去碳化的“先行者联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新上台的哥伦比亚政府也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气候和环境正义议程,承诺结束该国破坏性的资源开采模式。

重要的是,中国的太阳能产业繁荣使可再生能源的价格降至新低。巴西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量在2021年有所增加,目前占该国能源架构的13%以上,超过经合组织当年的清洁能源指标。

气候问题上的政治突破可能出人意料第在一夜之间发生。多年来化石燃料行业一直想方设法说服我们没有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就无法生存。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的能源价格飙升表明我们不可以再饮鸩止渴下去了。

在化石燃料企业牟取创纪录暴利的同时,飙升的能源价格正在让全球最脆弱的群体受苦受难,并使数百万人首次陷入贫困。即使是发达国家的低收入家庭今年冬天也可能不得不在食物和暖气之间做出选择。

正如《通胀削减法》试图保护美国人民免受化石燃料价格波动及其连锁反应影响一样,其他每个政府都必须履行保障本国公民的责任。如果它们能做到这一点,历史学家将把此视为美国发动大规模反贫困计划而各地人民将气候政策与自身福祉永远联系在一起的时刻。

我们离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所需的目标还很远,但也比2022年初时的情况又前进了一大步。《通胀削减法》并不完美(一个明显缺陷是并未拨付资金去协助较贫穷国家适应气候变化),但它表明了巨大的国内障碍是可以克服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即将召开,各国领导人必须带着责任感和承诺采取行动的切实证据来到会议桌前。

https://prosyn.org/0pQJh8X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