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riatta2_James Wakibia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africa climate summit James Wakibia/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气候脆弱国家的新融资协议

内罗毕—在不断升级的气候紧急情况和全球债务危机中,建立新的“适合气候”的全球金融架构的呼声在发展中国家越来越高。巴巴多斯总理莫特利的布里奇敦倡议(Bridgetown Initiative)、由气候脆弱国家组成的V20集团以及最近的新全球融资协定巴黎峰会都强调了采取果断行动的迫切需要。本周在内罗毕举行的非洲气候峰会为推进急需措施、支持低收入国家追求可持续增长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

非洲的局势尤其紧迫。根据非洲开发银行(AfDB)最近的估计,非洲在2020年至2030年期间需要2.8万亿美元的气候融资。但非洲目前仅获得  全球气候融资的3%,其中只有14%来自私营部门。值得注意的是,非洲只占全球温室气体(GHG)排放量的3.8%,而全球北方占90%。

但是,尽管世界上最脆弱国家在一场并非由它们造成的危机中首当其冲,但与发展相关的气候融资实际上有所减少,对非洲的总体发展援助也是如此。2022年的初步数据显示,去年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成员流向非洲的双边官方发展援助总额为340亿美元,与2021年相比(实际值)下降7.4%。与此同时,私募市场管理的资产总额在  2022 年飙升至 11.7 万亿美元,自 2017 年以来以近 20% 的年增长率增长。

鉴于气候危机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国际社会必须团结起来,在11月于迪拜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8)之前制定并商定具体的解决方案。为了建立抵御不可避免的气候冲击的能力,我们必须为去年在埃及举行的COP27上同意建立的全球领导人同意建立的“损失和损害”基金提供足额资金,同意将适应措施的资金增加一倍,并将“污染者付费”原则应用于海上活动。

为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轻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需要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调动金融资源。但目前在全球政策制定者中流转的提案缺乏重点。面对人类宜居性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们有可能像西西弗斯一样陷入徒劳的渐进行动循环中。在COP28之前,我们必须关注一些可以刺激全球气候行动、帮助将全球变暖限制在国际商定的1.5摄氏度目标以内的重要措施。

首先,我们必须解决非洲的债务问题。国际社会必须支持面临债务危机的脆弱发展中国家,使它们能够投资于气候适应、韧性和可持续发展。为了实现债务可持续性,发展中国家必须实现经济多样化,谈判债务重组协议,确保透明和负责任的治理。发达国家和全球金融机构,特别是  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Glasgow Financial Alliance for Net Zero)的550个成员,可以通过为气候适应政策提供优惠融资来支持这些措施。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其次,进行中的多边开发银行体系改革,包括世界银行的“进化路线图”倡议,可以使多边开发银行以必要的速度和规模援助发展中国家,以实现全球发展目标,应对气候变化、能源获取和大流行防范等挑战。这些改革还应尝试将资源引导到非洲开发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等区域贷款机构。

第三,应将大量投资转向绿色转型,特别关注扩大气候脆弱国家获得可再生能源的机会。为此,非洲各国政府可以启动区域计划,利用其自然资源生产清洁能源。

最后,世界银行的软贷款机制——国际开发协会(IDA)已成为能够提供非洲所需支助水平的关键工具。IDA已经成为非洲优惠融资的主要来源,在 2023年6月30日结束的财年中,非洲国家占IDA承诺总额342亿美元的75%。

除了为非洲大陆各国政府所熟悉和信任之外,IDA还有效地扩大了捐助者的捐款,这在捐助国财政拮据的情况下特别有价值。我们希望,G20和巴黎峰会关于雄心勃勃的IDA增资的呼吁将转化为旨在应对受益国所面临挑战的实质性支持。

尽管未来面临巨大挑战,但建立一个新的气候就绪的全球金融架构仍然是可行的。通过共同努力并确保所有国家支付其公平的份额,国际社会可以弥合政治分歧,在确保可居住的世界方面取得切实进展。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保持目前的势头,直到我们实现我们的目标:使气候脆弱国家能够实现可持续、有韧性的增长。

https://prosyn.org/wGYTF82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