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achs317_ARIF ALIAFP via Getty Images_pakistanironfactorymine Arif Ali/AFP via Getty Images

世界银行仲裁员莫须有抢劫巴基斯坦

纽约—华尔街对冲基金与律师们已将国际条约中的某项程序当成了一个印钞机,以世界上最穷苦的人民的生命为燃料残忍运作着。最近,两家全球矿业公司(即智利安托法加斯塔(Antofagasta PLC of Chile)与加拿大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oration of Canada))针对巴基斯坦政府勒索了高达59亿美元的赔偿,而关于该赔偿所涉及到的那个项目,却是巴基斯坦官方是从未批准,也从未开展过的。

事实依据如下。

1993年,美国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公司(BHP)与巴基斯坦贫困省份俾路支省的上市公司俾路支省发展局(BDA)合作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joint venture; JV)。双方此次合作是为勘探金矿与铜矿为目的,且在矿物含量乐观的情况下进一步申请采矿许可证。然而,必和必拓公司对于该项目的盈利其实根本不抱乐观态度,因而拖延了勘探进度。2000年代初,必和必拓公司将探矿权转让给了一家澳大利亚的公司,而后专门为此项目组建了TETHYAN铜业公司(Tethyan Copper Company; TCC)。

2006年,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Antofagasta)以1.67亿美元收购了TETHYAN铜业公司(TCC),并将一半股份出售给了加拿大巴里克黄金公司。然而,收购后不久,必和必拓公司(BHP)的原始合资协议受到了巴基斯坦法院的质疑。2013年,经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判定,该合资公司的条款在许多方面违反了巴基斯坦采矿法与合同法,因此宣告TETHYAN铜业公司(TCC)的采矿协议无效,无权采矿。

具体地说,法院裁定俾路支省发展局(BDA)无权将合资协议与俾路支省政府相捆绑;换言之,关于这份合同,当地矿业公司完全不知情,不具备任何的透明度可言。此外,该项目并未遵守一般采矿项目所必须遵守的法律规则,严重超出了作为矿业公司的权力范围且违背了法律。此外,该合资公司也并未获得,甚至根本未申请所需的来自州和联邦政府的多项法律批准,而必和必拓公司(BHP)也未能依照采矿法及时开展勘探工作。

实际上,在此次最高法院的裁决的前几年,该项目就已经受到了公益诉讼,质疑采矿协议违反了国家法律与公众利益。于此同时,法院还发现俾路支省发展局(BDA)主席涉及到多起利益冲突,且个人生活的奢侈程度大大超出了官方所发放的薪水所能给予的程度。经法院判定,此行为属于贪污腐败。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一般情况下,即使不具备证据表明存在贪污货其它违法行为,案件一律遵从法院的判决。然而在我们所生活的血淋淋的现实世界中,所谓的国际法律偏偏让财大气粗的企业无休止地剥削贫穷国家,同时还能免于国家法律与法院的惩罚与制裁。

TETHYAN铜业公司(TCC)于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败诉,而后申请了世界银行的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 Settlement of Investment Disputes; ICSID)进行干涉,无视巴基斯坦的法律与政府机关。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组成了一个三人小组,经过判定:如果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裁定协议无效,项目解散不存在,那么TETHYAN铜业公司(TCC)有权就未来可能获得的一切利润获得赔偿。

因为在这条件下,没有实际的项目,也没有相关协议,那么仲裁员可以宣判巴基斯坦和俾路支省政府无法对于“项目”附加任何的条款,如矿区使用费,企业税,环境保护标准,用地面积规定,以及其它基本规定。实际上,关于此类条款的争议,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早已拖延数年时间不去理会,如今搬上台面。

无论怎样,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小组最终仍是蛮横地宣称TETHYAN铜业公司(TCC)有权针对该面积高达1,000平方公里的项目进行采矿工作,即使采矿法明确禁止为开采面积如此广大的矿业项目颁发许可证书。经仲裁员判定,TETHYAN铜业公司(TCC)将获得一个长达15年的免税期,而事实是根本没有证据表明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的一个免税期,甚至无法证明其合法性。更甚者,仲裁员还判定,TETHYAN铜业公司(TCC)应享受优待,其矿区使用费应低于法定费率好几个百分点,也许就连巴基斯坦政府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需要给予如此惊人的优待政策吧。

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的仲裁员还判定TETHYAN铜业公司(TCC)符合所有环境保护标准,或要么巴基斯坦政府应针对TETHYAN铜业公司(TCC)免除所有的环境保护相关要求,即使事实情况完全是该项目涉及到的采矿区域处于沙漠地带,极度缺水,而采矿项目需要大量的水资源。对于该情况,经仲裁员规定,TETHYAN铜业公司(TCC)修建输水管道所需要的土地资源,政府应协助从土地所有者和居民处获取。

如此的仲裁裁决完全无合情理。一个本身就不合法项目,经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宣判为无效,而且从未追究其责任。而到了世界银行仲裁小组这边,却变成了一个对于TETHYAN铜业公司(TCC)的超过40亿美元的项目,前期于2006年已经投入了1.67亿美元。此外,仲裁法庭竟判定巴基斯坦须以全额连本带利对TETHYAN铜业公司(TCC)的损失进行赔偿,甚至把仲裁所用的诉讼费也算在了里面,总金额高达59亿美元,约占巴基斯坦GDP的2%。在这个国家中,有7%的孩子未能活过5岁生日,而这个数字(59亿美元)已是巴基斯坦政府在全国2亿人民身上花费的总公共医疗保健开支的两倍。对于许多巴基斯坦人来说,世界银行这样的仲裁裁决完全等于向他们判了死刑。

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不是一个公平光明的调解机构。在TETHYAN铜业公司(TCC)这个案件中,其中有一名法庭成员正是该公司另一案件中所雇佣的律师,也是此次调解中的仲裁员。当时提到明显的利益冲突时,该仲裁员是无理也不让人,而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当然也是当利益冲突不存在似的继续执行其程序。

多亏了世界银行的大恩大德,那些富人才能以贫困国家的血肉为代价,走向辉煌的未来。那么多跨国公司正在享受着这种未经批准,法律层面上根本不存在的项目所带来的利益。而要使这个腐败的仲裁系统重归正义,应从撤销针对巴基斯坦的不公平裁决开始,对腐败堕落的仲裁程序进行严苛调查,才能使之成为可能。

https://prosyn.org/dTBNSF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