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leussner1_David McNewGetty Images_heatwave David McNew/Getty Images

气候科学战胜气候宿命论

柏林——巴黎气候协定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的目标再次登上了头条。按照世界气象组织的最新预测,“2023至2027年间,全球近地表年平均气温至少有一年较之前工业化水平高出1.5℃的几率为66%。”超级强劲的厄尔尼诺循环意味着几乎肯定将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气温记录。

尽管上述警告令人忧虑,但如果将一年超过1.5℃视为某种无法达成该目标的标志则将更加令人担忧。得出这样的错误结论将致使我们在本应加倍努力的情况下放弃巴黎协定目标。

1.5℃的目标并不会因为仅仅一年或几年出现极端气候温度而落空。巴黎目标瞄准的是数十年来人类所造成的气温升高。我们必须牢记这一点,才能抵御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危险的气候宿命论势头。

诚然,目前的地球温度已经比前工业化水平高出约1.2°C,我们也更加熟悉“百年一遇”的洪水、森林火灾和热浪。在某些低洼地区,海平面上升已迫使人们搬到别处。但1.2℃和1.5℃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差异——更诓论1.5℃和2℃——到本世纪结束时,气温仍有可能升高不超过1.5℃。

最近的气候研究成果已确认了1.5℃护栏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去年所警告的那样,极端天气事件、生态系统崩溃和行星临界点均有可能出现在全球变暖水平显著低于此前想象的时候。自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2014年上个报告期以来,我们已经搜集了更多证据,证明即使世界仅变暖1.5℃同样极具挑战性,而超过这一水平的气温上升将带来真正的毁灭性后果。

气温每上升十分之一摄氏度就会有更多人暴露在威胁生命的热浪、缺水和洪水中。更糟糕的是,各项研究显示,达到临界点(比方说南极西部冰盖潜在崩塌)的几率在1.5℃以上将呈现指数级增加。世界不会从悬崖上跌落,但却会出现实质性的变化,导致行星系统开始不可逆地朝着更多冰盖融化、海洋生态系统改变和海平面升高等方向移动。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通过尽快减少温室气体排放(GHG)来缓和上述风险是唯一明智的方法。虽然短期内我们仍有可能超过1.5℃的极限,但从长期来看,我们仍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但只有我们将化石燃料排放降到零才有可能做到。这也是实现温室气体零净排放的关键首要步骤。

同样重要的是保存和恢复吸收及存储碳元素的自然陆地和海洋系统。如果扭曲了地球碳循环(例如,通过永久冻土层的融化),我们将破坏自身扭转全球气温上升的能力。

本世纪将升温限制在1.5℃要求我们到2030年实现排放减半。得出这个数字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只有在本10年内实现排放减半,才能在2030年代实现变暖速度减半,并且在2040年代实现停止变暖。我们可以将其想象成一道选择题,是我们自己应对气候变化,还是向我们的子孙传递这颗文明的定时炸弹。

减缓变暖进程也为我们争取到宝贵的适应时间。即使是像美国这样的富裕国家,其适应气候变化后果的速度和充分程度也十分有限。而对那些生活在更为脆弱地区的民众而言,情况就要糟糕得多。像去年巴基斯坦洪水那样的灾害可能会导致国家经济脱轨,并使其陷入债务和贫困不断攀升的恶性循环——上述国家无力应对的未来气候灾难将加剧所有这些困难。

此外,世界各地政府、企业和城市所做的许多零净排放承诺均以1.5℃的升温限度为前提。逐步淘汰煤炭计划(如德国、越南和英国的计划)是基于对标1.5℃的模型,该模型显示,经合组织国家需要在2030年前停止使用煤炭,而非经合组织国家则需要在2040年前完成。紧随其后的将是天然气。

随着时间不断流逝,上述以1.5℃为基础的模型正在告诉我们如何确定目标优先级。我们必须首先实现电力脱碳,然后尽可能地电气化交通运输、建筑和工业,此外,还必须减少需求。除上述相对容易实现的目标外,我们还必须扩大除碳技术的应用规模。

投资也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自2015年巴黎协议达成以来,太阳能、风能和电池成本均直线下降,电动汽车和热泵也正成为主流产业。所有这一切都是政府激励措施所引发的市场回应。公共政策对树立信心和支持清洁能源增长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放弃并考虑提高1.5℃的减排目标会让大型排放主体摆脱困境。这样做不但无法增强信心,反而会向所有人发出应当降低预期的信号——同时,背叛那些生活在缺乏资源和可能性来应对变暖地区生活的民众。

如果不继续推动最雄心勃勃的科学目标,那些在现有局面下的既得利益者就会利用我们的宿命论。由于俄罗斯发动入侵乌克兰之战,英国石油公司(BP)在当年赚的盆满钵满后,却在不久前 表示将把其在脱碳方面的绝大多数预期投资转投石油和天然气项目。

最先进的科学告诉我们1.5℃的目标依然可行,同时,也告诉我们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正如英国气候变化外交官皮特·贝茨所说的那样,“如果我们真的超过1.5℃,它所传递的信息不是放弃,而是要加倍下注。”

https://prosyn.org/uLVFXE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