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ellino1SAM PANTHAKYAFP via Getty Images_water SAM PANTHAKY/AFP via Getty Images

全球水危机的根源

伦敦—1977年3月,来自116个国家的代表齐聚阿根廷马德普拉塔(Mar del Plata),参加首届 联合国水事大会。当时,该事件很少受到关注。当时,全球政治由少数几个强国主导,其中大多数位于温带地区,那里的缺水、严重污染和洪水不被视为主要问题。

今年  3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水事会议的气氛明显不同。人们不再冷漠,而是明显感觉到水危机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今天,世界上每个国家都面临着与水有关的挑战,这凸显了我们的集体脆弱性,因为地球上最重要的自然资源正日益受到威胁。科学界和民间社会的大力参与也有助于揭示这场危机的深远后果。

毫不意外,1977年风险最大的国家今天更加脆弱。对地球的鲁莽开发加速了人类对地球边界的突破。人们预测已久的海平面上升现在正在淹没大片地区,而随着  水源的减少和含水层的枯竭,沙漠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扩张。同时,人类排泄物造成污染物以及工业活动副产品污染了我们的河流、湖泊和海洋。在日益稀缺的时代,我们看似永不满足的消费欲望加剧了这些趋势。

一些人没有受到这场危机的影响,这一事实证明了他们的特权。许多人在精神层面上经历了环境退化,而世界上一些最贫困的人口在努力适应迅速变化的条件,面临着直接和切实的后果。

就像应对气候危机一样,应对水危机也缺乏全球协调以及寻求阻止关键改革的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的反对。正如印度环保活动家万达娜·希瓦(Vandana Shiva)所说,“当社会中富有、强大和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力量”超过他们在地球资源中的公平份额时,“土著社区和少数群体就被剥夺了生命和生计用水。”她写道,这迫使整个社区“背上水贫困的沉重负担”。

  著名水权活动家拉金德拉·辛格(Rajendra Singh)最近提出的一份请愿书提供了一条潜在的前进道路。身为世界人民抗洪委员会(People’s World Commission on Drought and Flood)主席,辛格概述了恢复水资源和谐所需的十项关键转型。他超越人类中心主义,提出的承诺旨在振兴全球水循环,利用其巨大的力量来促进所有生物的福祉。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Winter_1333x1000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辛格承诺的核心是以气候为导向的思维的基本原则:全面的系统改革。这种观点将人类视为一个更大整体的一部分,这个整体包括与我们共享地球的不同物种。这种精神不为利润和无情消费,将自然资源商品化,而是鼓励人们注意其行为的潜在后果,致力于修复它们造成的任何损害。

这就提出了三个基本问题。首先,需要采取哪些行动来应对全球水危机?其次,哪些关键相关利益者必须加强?第三,我们如何确保这些相关利益者实施重要的系统性变革?

长期以来,政策制定者一直强调家庭消费习惯的微小变化,从而不公平地将负担转嫁给家庭和社区,而这些家庭和社区对水危机的贡献微乎其微。水资源短缺的根本原因是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缺乏对质量的关注,以及未能解决猖獗的污染问题。在宏观层面,采掘业和以利润最大化为中心的经济体系推动了全球气温的上升,进一步扰乱了水循环。

减少家庭消费很重要,但它的影响与迫使企业采用可持续做法相比相形见绌。但是,政治和大企业利益之间日益密切的共生关系使这项任务复杂化。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没有追求系统性变革,而是选择了渐进式改革,创造承诺的表象。

最近的联合国水事会议凸显了当今危机的紧迫性。如果政府不愿或不能进行必要的结构性改革,就必须由具有远见和决心的政治领导人取而代之,以彻底改革危及维持地球上所有生命的自然资源的制度。

我在印度长大,观察到这个国家不懈地追赶经济富裕。人们认为,通过投资高等教育,修建道路和医院,以及通过消费和增加生产来促进经济增长,印度可以变得更富裕并消除贫困。主流教育体系经常倡导自然商品化、人类中心的主导地位以及大肆开采。它尊敬我们这个有缺陷的经济体系的设计师们,把他们的话视为神圣不可侵犯。 

原住民社区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说,这种“进步”被误导了,但他们微不足道,与现实脱节。随着气候变化扰乱了世界各地的水和粮食系统,许多人现在认识到这些警告的先见之明。鉴于我们可能是能够减轻水危机最严重影响的最后一代人,我们有责任追究那些为了个人利益而剥削地球的人的责任。

https://prosyn.org/Ogds2F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