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egaard10_Mark KerrisonIn Pictures via Getty Images_cop26 Mark KerrisonIn Pictures via Getty Images

欧盟必须在格拉斯哥挺身而出

哥本哈根—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或许吸引不了所有人——尤其是被英国脱欧抛在一边的欧盟领导人。但英国将于下月在格拉斯哥举办最新一轮的全球气候谈判COP26会议,因此我们必须搁置与约翰逊的问题并准备好开展工作。

迄今为止,按照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举行的全球气候谈判史其举办地只有哥本哈根和巴黎两个欧洲城市。

2009年,世界各国领袖及其国家谈判代表齐聚哥本哈根,缔结了一项将使整个世界承诺采取意义深远的行动,以防止全球变暖造成严重破坏的全面条约。但它们却没有成功。太多大国(同时也是排放国)与会时没有拿出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的任何可行方案,而欧盟领导人发现自己只能在走廊里闲逛,而美国、中国和印度则制定了一项导致许多遗留问题无法解决的不具约束力的协议。来自最脆弱国家的代表绝望地目睹其自身利益再次被边缘化。

一个关键政治误判导致哥本哈根会议注定陷入失败:虽然欧盟是其自身民众的主导者,但同时也是那些受气候变化恐怖后果影响最严重国家的重要伙伴。如果没有欧洲伙伴关系——我指的是真正的政治、实体和财政援助——最脆弱国家在谈判中将发挥不了任何作用,同时也无法选择提供给他们的资源和条件。

但欧盟从这次经历中吸取了教训。2011年,在南非德班举行的COP17会议上,欧盟率先制定路线图,以确保让面临最严重危险的群体发声。上述倡议取得了成果,为4年后在COP21会议上签署巴黎气候协议铺平了道路。

2015年,当世界领袖齐聚巴黎,欧洲人再次发挥了领导作用。欧洲协助成立了高志联盟,这是一个由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共同组成的非正式团体,致力于支持向绿色经济实现真正的过渡。这一次,美中两国表示他们理解在气候行动方面的共同利益。因而,确立了将全球变暖限制在相对前工业化水平不超过1.5℃的目标,而发达国家则承诺资助最贫困国家缓和气候变化影响及实现可持续经济发展。主要经济体有责任迅速采取行动,同时分享其财富和知识所带来的好处。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巴黎协定终于签署,突然之间,未来看起来有些光明了。但在此后的6年中,哪怕是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全球每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仍在持续攀升。事实证明,气候模型极其准确,因为洪水、飓风、野火和致命热浪的频率和强度都在增加。而这,正如我们所知,不过是刚刚开头。

尽管气候危机讨论曾被认定为后代或那些已经生活在极端条件下的民众的问题,但现在欧洲也在承受后果。德国人和比利时人正因洪水而丧生,而极端温度正在颠覆整个地中海社区的气候。

于是,我们迎来了格拉斯哥。这一年,所有巴黎协议签字国都将评估其自身进展,而后重返谈判桌,准备加码它们在国内采取行动的志向,并且,由富裕国家为贫困国家提供支持和援助。但新资金的供应仍然紧缺。而英国在接任COP主席前几个月就决定 减少其占GDP0.7%的历史性海外援助承诺所发出的信息则完全错误。

此外,英国政府某些部分似乎更注重场面而非实质,而美国和中国则似乎更看重相互刺激,而非将注意力放在各自为应对全球变暖所作出的贡献上。全球规模最大的两个排放国共同占到了全球近半数的排放量;它们的任务非常明确:美国必须兑现其提供气候融资的承诺,而中国则必须逐步停用煤炭。这两者都同样重要。

但欧洲人究竟在哪里?鲜有欧洲政府开展严肃外交来重建对巴黎协议至关重要的高志联盟,而且,欧洲从未对美国施加任何真正的压力,要求其兑现所承诺的帮助贫困国家适应和实现繁荣的每年1,000亿美元的捐助份额。

如果COP26要想在全世界真正决定共同努力以应对我们有史以来最严重威胁的那一刻在历史上占据应有的地位,那么,欧盟就必须挺身而出。欧盟是全世界最富有的贸易集团,最成熟的外交力量,同时也一直在宽容和公平等领域发挥着典范作用。除非欧盟发挥关键作用,否则COP26注定将无法取得成功。

全球所有人都将受益,如果欧盟、其领导人及其外交机构现在行动,避免灾难,并确保全球、包容性和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取得成功。格拉斯哥会议需要制定真正的融资和减排目标。再次发生哥本哈根的悲剧将使世界无法承受。

https://prosyn.org/RGTEgVP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