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mahroum18_HAIDAR HAMDANIAFP via Getty Images_iraqprotestfire Haidar Hamdani/AFP via Getty Images

阿拉伯世界需要一场英国脱欧争论

巴塞罗那—过去三年中,世界迷惑地看着英国退出欧盟(亦称“英国脱欧”)倒计时。脱离欧盟可能对英国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但是,从阿拉伯的角度,旷日持久的英国脱欧争论并非是政治分裂的信号。相反,只有像英国这样政治深度成熟的国家,才有希望战胜过去半个世纪所建立的法律、商业乃至社会关系的大决裂

相反,阿拉伯世界自1948年以来,每十年都会发生一次重大的英国脱欧式事件——而这些政治、经济和社会大决裂从未痊愈。第一次是以色列的建立以及随之而来的巴勒斯坦“脱离”成为以色列国的领土。史上巴勒斯坦大部都被放弃,巴勒斯坦人也注定要在未来几十年中生活在难民营。全体阿拉伯经济消失,以色列则被它的阿拉伯邻国所地址。

接着,在1952年到1970年,纳赛尔治下的埃及实施了以进口替代为主的经济国有化实验,严重削弱了其与地区内其他国家的商业关系。当纳赛尔的继任者萨达特在1979年与以色列签署和平条约时,阿拉伯国家用经济和政治抵制惩罚埃及。

与此同时,其他几个阿拉伯领导国家,包括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和阿尔及利亚,都受到苏联经济模式启示,限制私人部门贸易和投资。和15个组成苏联的共和国不同,阿拉伯世界的苏联思维体制彼此之间并不进行贸易;事实上,其中一些国家,如伊拉克和叙利亚,还抵制彼此。

在阿拉伯世界的政治经济没有发生分裂或滑向闭关自守的时候,地缘政治也会带来进一步的伤害。1990年,伊拉克军入侵并占领了当时阿拉伯世界最有活力的经济体科威特,剥夺了该国主权。伊拉克也因此受到了国际制裁,美国领导的部队随后解放了科威特。当然还有2003年,美国领导的联军入侵并占领了伊拉克,这一决定让地区秩序陷入一片混乱,并一直影响至今。

2010至2016年的阿拉伯之春期间,该地区经历了一系列加速的英国脱欧式事件链,多国(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也门,最后式伊拉克)的示威者要求政权还他们自由,不少政权被打为非法。与此同时,其他地区的政治对峙关闭了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的跨境商业往来,隔绝了卡塔尔和波斯湾多国的商业联系,并在经济上孤立了伊朗。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阿拉伯“英国脱欧”来得毫无预警,谈判,议会审议和媒体争论,并且动辄维持几十年。但这些自发的经济灾难的影响显而易见。

事实上,多个阿拉伯国家没完没了的街头示威、罢工和暴力表明,清算时刻可能已经到来。这场动乱可能产生阿拉伯之春2.0,但愿这一次的焦点是繁荣而不是权力。

这显然就是巴格达、贝鲁特和地区内其他各大城市传来的声音,示威者要求政客退位,让技术官僚来领导。指望政策专家比专业政客更能治国固然可能失之天真,但阿拉伯人从小在不透明的政治制度中长大,对于影响到他们的生活的决策几乎没有影响力。

因此,阿拉伯之春2.0将点燃关于公民想要怎样的经济未来、他们如何与自己的政府互动,以及他们的国家与邻国的关系的争论。简言之,在经历了自身数十年没有结果的“英国脱欧”后,阿拉伯人需要讨论英国选民自2016年全民公投以来一直在讨论的问题。

这意味着将决策流程向全社会争论和宣传开放。与本土技术官僚人才的广泛合作可能产生会产生急需的政策创新家。尽管阿拉伯世界目前缺乏强势且活跃的智库式机构为专家观点“包装”(如同在严重危机期间影响其他国家命运者),但未来未必如此。毕竟,政策参与并不只有选举和代表,也包括仔细的分析和知情的宣扬。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写道,“哲学家,只有哲学家当上国王,才会有好政府。”与此同时,我们当然也无法保证阿拉伯技术官僚本身不会堕落为残忍的政客。比如,希特勒和斯大林曾经操纵科学论证大型社会改造工程,并杀害了数百万人。

但如果不对公共决策进行一定程度的去政治化,将社会参与置于政治执行之前,那么更多的阿拉伯“英国脱欧”,以及漫长的经济萎靡,都将是板上钉钉。巴格达、贝鲁特和其他地方的示威者要求参与式政治和公开争论。他们的呼声绝不可当作耳旁风。

https://prosyn.org/ChoBGVi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