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khrushcheva117_VLADIMIR SINDEYEVAFPGettyImages_putinmoneyposter Vladimir Sindeyev/AFP via Getty Images

普京就是金钱

发自莫斯科—已故政治学者卡伦·达维沙(Karen Dawisha)在其2014年出版的《普京的盗贼政府》一书中指出,如果想理解弗拉基米尔·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就要从金钱处着手。她解释说当普京向公众推销那些关于恢复俄罗斯全球影响力的说辞时,他本人以及身边那帮亲信却在聚敛巨额个人财富。在她看来普京更应被定义为一个骗子,而不是一个威权主义、民族主义或者复仇主义者。

当时我无法苟同上述观点:尽管金钱对解读普京政权来说无疑非常重要,但也不应否定其推动本国全球影响力的动机。但在上月安全部队突袭莫斯科列别捷夫物理研究所之后,我改变了主意。

几十年来该研究所一直位处俄罗斯科技进步的前沿,因此似乎非常适合在推进普京本人于2018年5月制定的战略优先事项(科学、技术创新和出口导向型生产)方面发挥核心作用。

然而上个月俄罗斯安全部队突击搜查了该研究所,就一家名为Trioptic的企业(该企业租用了研究所的办公场地)向德国出口一款特种光学窗口的所谓计划传召、拘留并审问了其所长尼古拉·N·科拉切夫斯基(Nikolai N. Kolachevsky)。当局声称由于该窗口具备空间或军事用途,将其出口可能会危害国家安全。

那么俄罗斯安全官员的行动为何会与克里姆林宫宣称的政策目标唱反调?一些人认为这些人只不过是摆脱了普京的控制。20年来普京一直将他的前克格勃同事和朋友安插进俄罗斯安全和军事机构并担任要职。这些所谓的“强势人物”(俄语为siloviki,特指那些与普京早年相识于军界和情报界,如今则在俄罗斯政界担任要职的人)已经积攒了如此多的势力以致可以为所欲为,根本不在意会破坏普京使俄罗斯迈向进步道路的努力。

这个说法虽说也有可能,但发生的概率极低。一个更合理的解释是普京本人就是矛盾的。虽然他也想标榜俄罗斯在科学和创新方面的成就,但他也希望尽可能地充实自己的腰包。而正如达维沙所观察到的那样,如果二者必须选一,钱肯定是第一位的。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在列别捷夫物理研究所这件事上,普京的经济利益似乎与他的小女儿卡捷琳娜·蒂霍诺娃(Katerina Tikhonova)有关,后者领导着一个名为Innopraktika的政府资助科研机构。该机构隶属于莫斯科国立大学,而该校校长维克托·萨多夫尼奇(Viktor Sadovnichiy)在为当权者提供服务方面则早已是老手了。

该研究所的工作似乎集中在某些大脑活动读取设备上,但它显然也监督着联邦安全局(克格勃的继任机构)总部和联邦保卫局总部附近大片区域的各种建设项目。

如果我们继续沿着科研拨款这条线索,就会到达著名的俄罗斯科学院。该院上周举行了选举——由于克里姆林宫支持的院长人选在 2013 年选举中表现不佳,当局随后宣布重大改革方案,包括暂停科学院选举三年。

然后当局决定为确保“公平”,政府将认可所有候选人,只要是学者就行。政府随后试图让米哈伊尔·科瓦尔丘克(Mikhail Kovalchuk)——物理学家,也是人称普京“私人银行家”的亿万富翁尤里·科瓦尔丘克(Yuri Kovalchuk)的哥哥——在2017年当选科学院院长。

但就算在这种阴谋操弄之下,更为杰出的物理学家亚历山大·谢尔盖耶夫(Alexander Sergeev)照样赢得了选举。尽管谢尔盖耶夫对政府在俄罗斯科学院改革的作为以及对科学研究的广泛控制(这也是年轻人才纷纷逃离俄罗斯的主要原因)大加批评,但因为此人国际声誉极高,以至于普京别无选择,只能批准他为院长候选人

而克里姆林宫对谢尔盖耶夫的同事、备受尊敬的阿列克谢·霍赫洛夫(Alexei Khokhlov)则没有网开一面。然而在对政府的又一打击中,霍赫洛夫当选了科学院副院长。

今年,科学院成员继续反对克里姆林宫的议程。就在选举前两个月,学院反学术作假委员会将56名候选人定为剽窃者或伪科学家。政府却裁定不应取消这些人的院长参选资格。(这种立场并不奇怪:普京自己的博士论文据称就是从1978年的管理教科书中抄来的。最终只有6人被取消资格。

科学院的抗争是克里姆林宫所不能接受的,而霍赫洛夫所处的高位也使之无法容忍——他去年以来一直担任莫斯科国立大学副校长,还可能成为萨多夫尼奇的继任者。倘若霍赫洛夫获得这一职位,该大学可能会降低对联邦安全局相关的建设项目的接受态度,减少对第一女儿下属机构的支持,也不太愿意向克里姆林宫的亲信提供假学位。谢尔盖耶夫哀叹道,对列别捷夫物理研究所的突袭行动不但进一步损害了俄罗斯科学家的声誉,还可能是一场针对他的精心策划的诋毁行动。

在谈到这次突袭时,莫斯科的一位记者朋友直言不讳地说:“在普京的俄罗斯,物理学属于间谍范畴,历史是由秘密警察写的,地理则是由士兵来确定的”。事实上,俄罗斯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Sergei Naryshkin)也是俄罗斯历史学会主席,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则领导着俄罗斯地理学会。

科学界仍在进行斗争。但鉴于普京及其核心圈子贪得无厌的敛财胃口,诚实的俄罗斯科学家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对列别捷夫物理研究所的突袭正是传达了这一响亮而清晰的信息。正如一位退休学者对我说的:“不管苏联怎么坏,知识在那里还是有分量的。而在眼下这个俄罗斯,尽管以一个‘伟大的国家’自居,却更像一小块前殖民地,每个当权的将军都想称自己为哲学博士,但只是为了增加他的获利而已。”

https://prosyn.org/SRBcRt1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