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onzalez4_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_whocoronavirusdata 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全球公共卫生如何能够重振多边主义

马德里—随着世界竭尽全力遏制2019年新冠病毒并减轻对我们生活和生计所造成的影响,每个人都应当清楚地知道,国际合作是打赢这场战疫的唯一有效方式。国家采取对策的确至关重要,但从中期角度看,多边主义才是我们在此次战役获胜中的最佳武器——也是我们防御未来全球威胁的最佳屏障。

我的祖国西班牙正处在抗击疫情的前线。相比其他多数国家,新冠病毒对我们的打击更早也更严重。我们哀悼成千上万名患者的死亡。我们的医疗系统正在遭受极端考验。公众正在长期忍受活动受限,并成为恪尽公民义务的模范榜样。而且我们被迫采取前所未有的举措来捍卫我们的经济状况。

作为政府,我们的首要责任是保护我们的民众。但我们知道,除非疫情在所有国家得到控制并且最终被根除,否则没有哪个国家将会是彻底安全的。我们最初的国际分裂只是强化了敌人的力量,并导致我们进一步远离共同的目标。

借鉴我们仍在汲取的一些教训,我们迫切需要设计一种更为有效的全球公共卫生对策,从而实现全新国际、欧洲和国家政策与计划的融合。

首先,在国际层面,我们需要建立更有效的框架来预防、发现和应对疾病的爆发和流行,上述框架必须以机构力量进一步强化和旨在防止我们所目睹的某些失败的全新机制为基础。新的体制安排应当以改革完毕并且重新被赋予活力,管辖范围更广、执行权力也更强大的世界卫生组织为基础。世卫组织应当有能力设计并落实更有效的防备和反应程序,强制数据共享并对所需的一切资源进行调动。

长出牙齿的全球卫生框架还必须足够敏捷,涵盖从科学研究和早期预警到政策制定实施和评估的完整公共卫生干预链条。因此,除对世卫组织的决策程序及其紧急状态委员会进行必要的改革外,我们同样不应忽视其他平台和机构为全球卫生系统作出贡献的潜力。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Subscribe

举例而言,二十国集团和七国集团可以协助调动必要的政治意愿。世界银行和其他区域开发银行拥有独到的优势,可以调动资源进行医疗卫生改革。而像经合组织这样的机构则拥有分析能力,可以提炼出最佳的医疗政策和操作。总体而言,我们需要推动一种“单一卫生策略,”从而将公共卫生的环境、经济、社会和安全层面相结合。

其次,欧盟应当提供一种其他地区可以仿效的防灾和危机管理模式,集中资源并设计出采取联合行动的全新框架。除领导建立新的、更强大的全球卫生框架外,欧盟还可以而且应当改善其自身的内部协调。毕竟,人类所见到过的最具创造性的全球治理机制是由煤炭和钢铁领域的合作所催生的。现在则需要类似的雄心壮志来应对我们所共同面临的医疗挑战。

欧洲在上述领域的更深层次的融合将带来若干重大好处。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当获得更大自主权和资源倾斜。应当建立真正的欧洲危机管理部门,以便确保能够对紧急事件快速做出反应。还应对各国医疗系统进行系统性压力测试,从而对欧盟成员国的抗冲击能力进行评估。就像针对我们的金融部门所进行的严格压力测试一样,该过程应当允许弥补缺陷、共享最佳操作方法并开发有效的协调工具。

此外,欧盟还应投资于联合数据库、医疗储备物资和库存。同样,欧盟应当协调相关协议,并促进在疫苗和治疗方法研究领域的科学合作活动。近期,欧洲国家应当合作制定统一过渡战略,从而确保在不触发新一轮疫情的情况下重启经济活动。

最后,谈到国内层面,我们同样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不仅是对我们自身和国家居民的义务、也是对我们邻国和整个国际社会的责任。在西班牙,我们将设立一个委员会负责评估医疗卫生系统状况,并且对发现的弱点和缺陷进行纠正。但我们知道,流行病对世界最脆弱群体影响最大,因此我们还将进一步强化医疗外交活动。强化国家医疗体系需要与其他国家共享经验并互相学习,而且还要在发展合作时将医疗部门改革作为一项优先任务。

如果我们采取上文所提出的举措,我们将会更有信心应对下一次疫情流行。但我们还应当从中寻找更多希望。医疗问题的国际合作应当拓展到其他我们未能有效解决的全球“公共问题”领域:包括气候变化、武装冲突、贫困、不平等加剧、国际移民、核不扩散、恐怖主义以及更多。这些挑战或许现在看似不那么紧迫,但他们对我们所有人所造成的威胁是持续存在的。

在我们这个相互关联的世界上,我们需要通过增强多边主义的连贯性和目的性来重振它。这意味着强化起作用的机构和机制、改革或取消那些作用不佳者,并重新建立相关机构和机制以使其符合我们的需求。此次危机提醒我们,对自身脆弱性和国际团结的重要性予以关注。毫无疑问,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同时它也清楚地说明,为什么我们应当将加强公共医疗领域的合作视为争取我们所需要的多边主义的催化因素。

https://prosyn.org/GJbRPV9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