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tor26_AFPAFP via Getty Images putin yeltsin AFPAFP via Getty Images

从休克疗法到普京的战争

纽约—随着俄罗斯坦克奉一位独裁总统之命在乌克兰作战,需要强调的是渴望民主的不仅仅只有乌克兰人。俄罗斯人同样冒着巨大的个人风险走上街头—— 抗议弗拉基米尔·普京令人震惊的侵略行径。但他们是在一个从未有过机会走向民主的国家进行一场艰苦的斗争。

当这样一种机会真的出现,颠覆它的不是普京及其腐败环境,而是西方。30年前,苏联解体后,美国经济顾问说服俄罗斯领导人重点关注经济改革,而把民主放在次要位置——普京可以在时机到来之际轻易地将其扑灭。

这绝非微不足道的历史偶然。如果俄罗斯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就根本无需谈论北约及其东扩、不会入侵乌克兰,更无需探讨西方是否应对俄罗斯文明给予更大的尊重。(身为一名德国人,我厌恶最后一项提议,这与希特勒及其自称对“文明”的领导力有着显而易见的呼应。)

我们来重新整理一下事件的顺序。1991年11月,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即议会)授予时任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13个月的改革启动授权以及异乎寻常的权力。而后,在1991年12月,苏联因别洛韦日协议而正式解散,该协议创建了独立国家联合体。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宣布尊重彼此的独立。

在一小群俄罗斯改革者和西方顾问的包围下,叶利钦利用这一最独特的历史时刻启动了史无前例的经济“休克疗法”项目。其中包括价格自由化、边界开放,以及私有化迅速开始——所有这一切都以总统令作为依据。叶利钦的圈子里没人愿意费力询问这是否符合俄罗斯民众的预期。也没有人愿意停下来想一想俄罗斯人或许首先希望有机会为他们的国家建立一个坚实的宪法基础,或者借助选举来表达他们更愿意由谁来对他们进行管理。

改革者及其西方顾问只是决定——并且坚持——市场改革应先于宪法改革进行。无关紧要的民主细节可能会延迟甚至破坏经济决策。只有迅速行动——一斧子砍断狗尾巴——俄罗斯才能走上经济繁荣的道路,从而令共产党永远失去权力。通过激进市场改革,俄罗斯民众才能看到实实在在的回报,并且自然而然地迷上民主体制。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但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叶利钦的总统任期被证明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无论从经济、社会、法律、抑或政治领域。事实证明,不可能在短短13个月内彻底改革苏联式中央计划经济。价格和贸易自由化本身无法创造市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建立没有时间建立的法律体系。诚然,在极度短缺消失的同时街头市场随处可见。但那与培育促进企业和家庭所依赖的资源分配所需的市场根本不是一回事。

此外,休克疗法造成了重大且突如其来的社会和经济破坏,引发了公众针对改革和改革者的反对情绪。最高苏维埃拒绝延长叶利钦的特别总统权,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为独裁总统制在俄罗斯的兴起打下了基础。

叶利钦及其盟友拒绝放弃。他们宣布现行1977年俄罗斯宪法为非法,且叶利钦继续单方面掌权,同时呼吁举行全民公投以促成此举合法化。但宪法法院和议会拒绝让步,于是一场深层次政治危机接踵而至。最终,为打破僵局动用了坦克,叶利钦在1993年10月调集坦克解散俄议会,导致147人 死亡的结局。

可以肯定,许多议员都反对叶利钦及其团队,他们也许希望时光倒流能改变当时的局势。但叶利钦为如何解决国家未来争端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坦克、而非选票,将成为决定势力。而且叶利钦及其团队并未就此止步。他们还强行通过了一部宪法,尊奉一位手握法令和否决大权的总统,而且没有真正的制衡措施。

我仍然记得一次颇具启发意义的谈话,谈话的双方是当时叶利钦私有化团队的高级成员德米特里·瓦西里耶夫以及当时还是俄罗斯改革学生的我本人。当我指出宪法草案所存在的缺陷,他表示,如果错误的人上台,他们就会修改宪法规定。当然,他们从来没能做到——也从来没有做到的可能。瓦西里耶夫的声明充分概括了经济改革派如何看待宪法民主制。

1993年12月,与新议会选举联合举行的全民公投通过了新宪法。叶利钦的候选人遭遇了惨败;但随着总统新宪法权力的巩固,经济改革仍在继续。叶利钦之后在1996年“再次当选”,促成他当选的是在达沃斯策划并由全新铸造的俄罗斯寡头组织的所操控的进程。三年后,叶利钦任命普京为总理 ,并且指定由他继任。

鉴于俄罗斯的中央集权历史,该国的民主化进程可能总是遥遥无期。但这无疑值得一试。将经济目标置于民主进程之上的政策顺序并不明智,应当从中吸取教训的远不仅限于俄罗斯。通过选择资本主义而非民主作为后冷战世界的基础,西方危及了稳定、繁荣,以及我们现在再次在乌克兰看到的民主与和平——而且绝不仅仅限于东欧地区。

https://prosyn.org/q3kZb4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