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1_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 hats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Year Ahead 2021

治愈煽动性民粹主义之道

奥斯汀—特朗普是第一个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真正的煽动家。但自称是代表无权无势者对抗腐败建制的护民官的政客,在历史上的美国州和地方层面层出不穷。作为一种政治形式,煽动性民粹主义的成功总是伴随着大量人民感到一般政客正在忽视他们的利益和价值观。

在被称为“复兴”的南北战争后时代,所谓的波旁民主党,即南北战争奴隶主和他们的盟友的精英后代们,主宰着从弗吉尼亚到德克萨斯的南方各州政府。波旁寡头通过投票箱、识字测试和其他旨在压制选举的设计,剥夺了所有南方黑人和许多贫穷白人的权利。结果,共和党几乎在南方绝迹。民主党对政治权力的垄断有利于压迫性的种植园经济,其基础劳动形式同时禁锢了黑人和白人——如分成制和犯罪租赁制度(将囚犯租给雇主)。

南方寡头政治产生了它的主要对手,即煽动性民粹主义者,他们的票仓在小农场主和工作阶级白人。尽管许多南方煽动家来自精英背景,但他们无不通过粗俗的言语和娱乐形象把自己与文雅的执政阶级区分开来。在南加州,州长本杰明·蒂尔曼(Benjamin R. Tillman)获得了“干草叉”的绰号,因为他指责总统克利夫兰:“我要把我的干草叉插进他又老又肥的肚子上!”在德克萨斯州,136公斤重的詹姆斯·史蒂芬·霍格(James Stephen Hogg)把猪(发音与“霍格”相近)作为标志,成功当选州长。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a8FrgN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