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rushcheva125_Pedro Molina_williambarrgeneralpatton Pedro Molina

威廉·巴尔“总”的长征

纽约—手无寸铁的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反剪双手,在明尼阿波利斯死于某警官之手(更准确地说,是之膝),在美国点燃了大规模示威,反对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也激发越来越多美国之外的人民直面本国种族主义和不平等性的遗留问题。特朗普的政府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相反,特朗普政府仍在变本加厉地破坏美国制度以利于虚无缥缈的民粹主义。其终极目标始终未变:在美国建立完整的反自由体制。

对此最为热衷的莫过于特朗普的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巴尔也许对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是谁一无所知;特朗普几乎肯定不知道。但巴尔对权力的渴求以及特朗普的狡猾让这两人与这位意大利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的文化霸权理论不谋而合:统治阶级通过确保一国制度采用和推动合法化的意识形态而赢得社会对现状的同意。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yQqXIKl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