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enami157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russiaturkeyiranputin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俄罗斯能否成为中东地区的新霸主?

特拉维夫—30年前,苏联的解体意味着它曾经在中东强大的势力也随之土崩瓦解。但今天,随着美国从该地区撤出,俄罗斯急于通过军事力量、武器交易、战略伙伴关系和软实力部署的综合运用重新夺回在该地区失去的位置。但它所取得的成功被大大高估。

可以肯定,俄罗斯的软实力攻势令人印象深刻。早在2012年,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就强调扩大俄罗斯在世界上“教育及文化影响力的必要性,在那些多数人口讲或懂俄语的国家尤其如此。”在不久前莫斯科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普京明确表示以色列也是对象国之一。

作为这项工作的组成部分,俄罗斯组建了一家名为俄罗斯侨民与国际人道主义合作事务署(Rossotrudnichesvo)的联邦离散侨民机构,并在埃及、约旦、黎巴嫩、摩洛哥、叙利亚和突尼斯等国设立了教育和文化中心。此外,它还扩大了今日俄罗斯(RT)的阿拉伯语服务,今日俄罗斯是由俄罗斯政府出资的国际电视新闻网络。今日俄罗斯阿拉伯语频道在埃及、伊拉克、约旦、摩洛哥、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六个阿拉伯语国家每月拥有630万观众,现在已经跻身中东地区最主要的电视网络。

为填补美军撤出中东所造成的真空,俄罗斯试图把自己与中东长期霸主区别开来,尝试树立一种文化进步的仲裁者形象,而不是传统的帝国主义大国。普京曾在2012年公开宣称,“出口教育和文化将有助于宣传俄罗斯的产品、服务和理念,单纯依靠枪支和强制推行政治制度将无法企及。”

这种策略已经产生了影响。去年,仅35%的阿拉伯年轻人(18~24岁之间)将美国视为盟友,而两年前这一比例还高达63%。虽然还没有超过美国,但20%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是他们在中东和北非地区以外“最好的朋友”。

但俄罗斯很有可能会让中东的粉丝们感到失望,尤其是作为区域和平调停人的角色。在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和平谈判失败后——而且在苏联长达十年的阿富汗占领结束近30年后——克里姆林宫介入塔利班和其他阿富汗团体代表之间的谈判调停工作。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中东这个因宗教、种族、政治、历史和战略等诸多因素引发多方面冲突的地区,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耗光了外国主体的承诺。几乎没有理由认为,从未有过长期和平建设意愿的俄罗斯能够调解,更不用说支持持久和平协议的签署。

俄罗斯的外交弱点在叙利亚表现保尤为显著。它运用硬实力为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独裁政权赢得了内战,并由此证明了不受约束地部署战略军事力量——以彻底摧毁阿勒颇为例——可以成为改变局势的胜负手。

但俄罗斯此后却陷入了叙利亚与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与伊朗、土耳其与库尔德和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局部冲突。尽管中立政策使俄罗斯能够与各方保持对话,但却对建立区域新秩序没有帮助。

就目前而言,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唯一的附庸国。而且即使在那里,部分由于西方的长期制裁,它也没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此外,俄罗斯与其叙利亚伙伴伊朗之间存在分歧,两国在叙利亚希望达成的战略目标迥然不同。作为扭转其冷战失败的总体战略的组成部分,俄罗斯希望建立一个稳定的叙利亚,并在那里巩固自己的立足点,而伊朗利用叙利亚作为与以色列角斗场的做法则破坏了这一目标。

此外,俄罗斯正面对实质上的摇摆国,这些国家愿意与为其提供最优待遇的势力进行合作。以埃及为例,该国已经成为俄制武器的主要买家和俄罗斯在利比亚的战略盟国。两国均悍然无视国际公认的的黎波里政府,而支持哈利法·哈夫塔尔将军的利比亚国民军。但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却远没有承认俄罗斯的主要盟国地位,而是利用这种关系来对其在美国宗主国面前的地位加以巩固。

沙特阿拉伯必须与俄罗斯协调石油活动,以应对美国能源产量的激增。而且沙特毫无疑问被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叙利亚背叛库尔德人的行为所困扰,因为库尔德人像沙特人一样,一直是美国的忠实盟友。但关于沙特阿拉伯会背叛美国的说法是古怪的。为强调该国对美国地区参与价值的重视,沙特在美国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后,同意承担美国以控制伊朗为目的而部署特遣队的费用。

同样,一直在叙利亚袭击伊朗军事设施的以色列除与俄国合作外别无选择。但它既无动机也无能力放弃与美国的独特关系。

至于土耳其,其最高国防工业长官伊斯梅尔·德米尔最近宣布,该国与俄罗斯和美国均保持“盟友关系。”但事实是,无论购买多少俄罗斯S-400导弹,土耳其都不会牺牲其北约成员国资格。

美国或许正从中东地区军事撤退,但却并没有真正离去。它在海湾地区仍有大规模军事存在,并长期得益于颇受欢迎的文化帝国主义历史,俄罗斯刚刚萌芽的软实力攻势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俄罗斯或许会无限期施展其影响力。但由于其经济规模与韩国相当,军事实力也无法与美国相媲美,因此它缺乏成为无可争议的霸主所必须的工具。当美国决定再次承担起民主与和平的重任时,俄罗斯根本无法与之匹敌。

https://prosyn.org/SSw7ggy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