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laughter73_Stefano MontesiCorbis via Getty Images_migrantpovertycellphone Stefano Montesi/Corbis via Getty Images

被看见的权利

华盛顿—大部分发达国家都有一个合理的担忧和一个要求——担忧科技巨头的各种隐私侵犯,要求并捍卫个人“被遗忘的权利”——但放眼全球,很多人的问题与此截然不同:那么被看到的权利呢?

不妨问一问无法得到我们习以为常的服务的十亿人——比如银行账户、房契甚至手机账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没有身份档案,因此无法证明他们是谁。他们因为拙劣的数据而沦为事实上的隐形人

行使我们的诸多最基本的权利和特权的能力——比如选举、开车、拥有产权和国际旅行的权利——由大型行政机构决定,而它们要靠标准化的信息来决定谁有资格获得这些能力。比如,要获得护照,通常需要出示出生证明。但如果没有出生证明怎么办?开立银行账户需要地址证明。但如果你的房子没有地址怎么办?

无法提供这些基本信息是稳定、繁荣和机会的一大障碍。隐形人被排除在正式经济之外,无法选举、旅行或得到医疗和教育福利。这不是因为不配或没有资格,而是因为他们缺少数据。

在这样背景下,我们的智能手机和其他传感器所提供的丰富的数据记录能够成为强大的有益工具,只要承认其中的风险。这些配置现在已成为我们的社会和经济生活的核心,它们所留下的数据线索,对许多人来说就是哈佛大学的索珊娜·祖波夫(Shoshana Zuboff)所谓的“监控资本主义”的原材料。我们的谷歌定位历史精准地说明我们在哪里生活和工作。我们的电子邮件活动披露了我们的社交网络。。甚至我们智能手机的方式都可以提供帕金森病的早期信号。

但如果公民能够利用这些数据的力量为自己服务,使自己能让行政机关看得见并得到他们有资格获得的权利和特权,情况会怎样?他们的虚拟轨迹就能转变为实体事实的证明。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一幕正在发生。在印度,贫民窟居民利用智能手机定位数据,第一次让自己登上了城市地图,能够注册地址,进而用于收信和注册政府ID。在坦桑尼亚,公民利用移动支付历史构建自己的信用分数并获得更多传统金融服务。在欧洲和美国,优步司机正在争取拼车数据,要求就业福利。

但还有很多事需要做。比如,当房子被风暴摧毁时,受害者常常无法获得重建援助,因为他们不能证明自己是屋主或住客。但他们可以用谷歌定位历史向当局证明自己在过去五年中都睡在这栋房子所在的地方。他们能够拿出移动支付记录证明他们给房子换了新瓦,或给院子搭建了篱笆。或者他们可以拿出一系列显示定位的本人和家庭在房子起居室活动的Facebook照片。

所有这些个体数据点都不具有决定性,但合在一起,它们便编织出了丰富的证据结构。在没有其他记录存在的地方,或者在记录被冲突或灾害毁掉的地方,这一数字证明可能沉稳给改变生活的因素。

当然,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平衡监控之国的风险和科技提供服务、保护基本权利的力量。更简单地说,愿意善意利用数据的人未必想牺牲自己的隐私;他们想拥有控制和平衡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仰公司巨头和政府机构之鼻息。

答案(至少部分地)在于赋能人们用自己的数据证明关于自己的关键事实,推动自身利益和自身目标哦。这一自下而上的方针颠覆了传统权力结构,即政府和商业组织收集巨大的数据宝库推进自身目标。这是一个强大的水平器。

数据创新中心(Center for Data Innovation)观察道,“要利用[数据驱动的创新],个体必须获得关于自己和他们的社区的高质量数据。”这绝对正确,并且直击数据贫困和社会预警机不平等的问题——其源头在于某些群体缺少对数据的收集或使用。但我们必须更进一步:个体必须得到赋能以获得关于自己的好数据,以及这一数据推动自己的目标。

隐私宣扬者正在引领一场重要运动,让公民能供掌控自己的数据由谁使用,为何使用,在何种环境下使用。这些措施让我们能够对监控和过度暴露说“不”。但我们也要赋能社区对使用它们所选择数据并从中获取收益说“是”。

https://prosyn.org/9RlLbp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