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asco103_ULISES RUIZAFP via Getty Images_mexicocoronavirussanitation Ulises Ruiz/AFP via Getty Images

病毒南行

圣地亚哥—COVID-19冠状病毒已经传播至拉丁美洲,但应对这一流行病的有效措施并非在所有国家都已到位。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模仿美国总统特朗普,仍在举行集会并拥抱支持者,试图以一种不计后果的方式给自己的硬汉形象增色。为了防止公共卫生危机演变成一场社会和经济灾难,有必要采取更严肃、更有雄心、更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COVID-19冠状病毒席卷了意大利,而意大利人均的医生和床位数量比拉丁美洲还多。美国缺少检测设备,英国也缺少呼吸器。如果认为同样的问题不会发生在拉丁美洲,那就太天真了,因为拉丁美洲以往的流行病记录都很糟糕:在1957年至1958年的亚洲流感期间,智利以每一万居民就有9.8人死亡的死亡率位居世界第一。

拉丁美洲在处理各种危机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但这次危机是前所未有的。首要任务是拯救生命,所以花在抗击病毒方面的每个比索都是值得的,现在不是节约的时候。

此次经济冲击的性质和严重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不得不停止工作。即使“封城”的禁令不会超过几个月,全年GDP也有可能出现两位数的收缩。

在缺乏强有力的政策回应的情况下,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如果家庭失去了收入,他们就会停止消费,导致其他人失去收入。如果企业没有收入,他们可能无法支付供应商和服务债务。如果银行和其他债权人得不到偿付,他们可能会加速贷款并要求全额偿付,从而加剧企业和家庭的流动性短缺。如果资产价格(股票、债券,最终是房地产)崩盘,所有人的抵押品都会减少,因此借贷能力也会下降。流动性不足将蔓延至整个体系,从而引发破产浪潮。

宏观经济政策的作用是阻止这种恶性循环,制定应对危机的政策必须反应迅速且体量庞大。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beyondthetechlash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首先,政策制定者必须防止家庭失去收入。这就意味着要改变劳动法规,使得工人即使不是全职工作也能得到报酬。在英国和丹麦,政府将暂时分别为陷入困境的公司支付80%和75%的工资。这可能是拉美国家政府无法承受的,但是更有针对性的方法是可行的。例如,智利计划允许公司将工人安排为兼职,并使用失业保险基金来确保工人获得至少75%的原始工资。

拉丁美洲的一个难题是许多劳动力是个体经营或非正式工作,没有雇主继续支付工资或提供任何保险。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应该向失去收入的家庭提供现金转移。在有大规模现金转移机制的国家(包括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智利和墨西哥),现金转移可以迅而广泛地实施。其它国家将需要克服更多挑战,才能将政策延伸至足够多家庭,因为许多没有银行账户,也没有接入互联网。对秘鲁来说,这意味着必须在指定地点亲自领取对贫困人口的380索尔补贴,并且仅限城市家庭。

宏观经济政策还必须帮助企业避免拖欠对工人、供应商和债权人的承诺。这需要确保在紧急情况持续期间获得信贷。降息是必要的,但远远不够。货币当局和金融监管机构必须向银行和其他放贷机构提供强有力的激励,以保持资源流向脆弱的小公司和受病毒打击特别严重的行业。特殊信贷额度和监管宽容并驾齐驱是合理的。在一些国家,当私人贷款人临阵退缩时,国有银行可能会介入信用违约。

此外,由于资产价格通货紧缩和抵押品破坏的危险循环必须停止,拉美各国央行不仅应随时准备购买政府债券,还应准备购买其它类型的私人证券。由于外国借款通常以美元计价,拥有外汇储备或美元流动性的政府和央行不应对向国内市场注入这些美元心怀顾虑。流动性缓冲正是在这样的时期建立起来的,以防止货币过度贬值摧毁抵押品价值。

这些措施中的大多数很容易就能占到GDP的几个百分点。然而,对紧急情况作出反应是非常急需的,而且费用是不可避免的。拉丁美洲国家如何出资呢?一些国家,包括墨西哥、秘鲁和智利,或许还有哥伦比亚和乌拉圭,有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发行更多国债的空间,那就应该利用这种空间。

但其他国家没有。就在全球利率大幅下跌之际,拉美债务利差却翻了一番,而与此同时,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下跌,对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至关重要的旅游和汇款收入也在大幅下降。因此,大多数拉美国家将面临严重的美元短缺,而多边贷款机构将是它们唯一的美元融资来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了灵活的信贷额度、预防性流动性额度和快速信贷安排(针对低收入国家)。这一承诺是有帮助的,但这些资源是否足够多,是否很快就能得到,这些仍然不确定。

因此,美联储(The Fed)的帮助至关重要。美联储是现存所有美元的最终来源。在此次危机中,美联储允许其它央行使用美元互换额度,但仅限于那些被认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国家。在拉丁美洲,这些国家包括墨西哥和巴西。为什么不是投资级的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呢?另一种选择是,美联储可以购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的债券,这些债券反过来又可以把美元借给新兴和低收入经济体(这是一个过时的提议,但可以运用它的时代可能终于到来了)。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尽快行动。拉丁美洲很“幸运”,在病毒传播方面比欧洲和亚洲落后几周。它必须明智而大胆地利用这段时间。

西奥多·罗斯福说过,“没有伟大的场合,就不会有伟大的政治家;如果亚伯拉罕·林肯生活在和平时期,现在就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了。”今天,拉丁美洲发现自己正在与传染病、经济萧条和社会悲观情绪作斗争。这个地区的林肯家族是否可以站出来?

Translated by Meng Shan

https://prosyn.org/dez8ER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