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off188_aslan alphan_getty Images_debt Aslan Alphan/Getty Images

政府债务可不是免费午餐

发自剑桥——由于政府借债利率正处于数十年来的低点,以至于许多知名经济学家都认为几乎所有发达经济体都可以向日本的负债水平(即便按最保守标准衡量也超过GDP的150%)靠拢而不致产生任何长期后果。那些主张更高债务者或许是对的,但他们往往会略过或无视所有那些可能出错的地方。

首先,这种新债务观低估了其他公共税收收入申领者——比如养老金领取者这类二十一世纪福利国家中的非优先债权持有者——所承担的风险。其实大多数社会保障体系都相当于某种债务,政府从人们手中征收钱款,并承诺在他/她们年老时连本带息偿还。对政府而言,这种“非优先”债务规模相对于构建于其上的“优先”市场债务来说要大得多。

确实,经合组织国家的政府当前支付的养老金总额平均相当于GDP的8%,而意大利和希腊则高达16%。如果精细算下来,尽管许多政府一直在尝试逐步下调养老金(正如欧洲在金融危机期间以及墨西哥和巴西近期在形势逼迫下所做的那样),但计划拨付去支付养老金的未来税收规模早已数倍于用于支付债务的未来税收。不幸的是,缓慢的增长以及人口老龄化意味着还有更多的烂摊子要收拾。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EYZnHO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