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maeshi1_Loic Seigland Getty Images_3Dafricamap Loic Seigland/Getty Images

非洲学术的去殖民地化

爱丁堡—对非洲个体国家的评论和学术研究显示出一幅相当混乱的图景。但是,不管结论是光明还是暗淡,它们往往都采用了不顾史实的方法。

当代非洲基本上是殖民主义的产物,不管你的注意力在何处——经济或政治,宗教或地理——你都能找到这一印迹。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非洲的民主实践。民主治理令人憧憬,但再大部分非洲国家难以兑现。

一个原因是民主的基本原则(自由、个人主义、团结、平等)在不同的环境下含义可能大相径庭。固有偏好、价值观和信念总是会通过民主自身造就的渠道通知行动和政策。因此,作为既有行为和政策集合的民主可以与科技联系在一起。

所有科技都可以用于——也都被用于——截然不同的目的。笔可以用作协作工具,也可以用作武器。小刀可以用来切蔬菜,也可以用于街头斗殴。但这并不意味着科技是道德中立的。相反,科技伦理可以由它们的功能来传达。因此,我们可以讨论科技的运用合不合适。在社会世界中,没有一项科技是独立的。所有科技都有来处。

类似地,民主植根于某个特殊的地点、传统和文化。要将民主从一个环境移植到另一个环境,你必须认识移植地的传统和文化。在大部分非洲国家并非如此,因此民主变成了精英和强人镇压弱者的武器,而不是保护权利、问责领袖的制度。

非洲殖民制度的遗产总是倾向于镇压本土行为。许多非洲社会有其自身的做事方法,从家庭治理到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协调莫不如此。大部分非洲社会仍然是族群,其成员的身份是基于共同语言和文化标志。但殖民主义下的非洲支离破碎,这些传统社会大多被重新分割成缺少身份源的政治单位。毫不奇怪,如此多的非洲社会仍然难以成为运转良好的民族国家。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出于经济和政治原因划定的地理边界已成为不可撼动的现实。但凡由自觉运动产生,往往都会被镇压——有时候甚至不惜暴力——而他们的领导人也被指控“叛国”(这本身也是殖民主义炮制出来的罪名)。

随着时间的推移,非洲的人为划定的地理边界也成为了心里边界。被“界定”于不同国家的人,此前有着共同的民族身份,此后却开始自视为不同民族。南非与邻国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和纳米比亚都拥有某些同样的族群,但现在将这些国家公民一概示威外国人或外部人。

但这一动态是双向的。整个萨赫勒地带的豪萨-弗拉尼斯(Hausa-Flanis)人仍强调他们的共同身份,而不管地理上属于哪国境内。但这一凝聚力本身已经成为紧张的根源,因为目前它助长了生活在这些人造国家中的其他群体的怀疑。

我们向来强调殖民地边界,常常因此而忽视传统族群,至今,这一做法仍在决定政策和国际关系。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合国等多变结构常常以殖民地边界位限度进行考虑和行动。经济治理和跨国写作亦然:所有决定都基于“国家”利益,而国家利益本身又基于殖民地遗产和制度。西非的英语人口和法语人口民族身份相同,但常常在经济和政治问题上发生冲突。

但即使在经济学和政治学领域之外,非洲学术研究也总是遵循社会科学家安德里斯·威莫尔(Andreas Wimmer)和妮娜·格里克·席勒(Nina Glick Schiller)所谓的 “方法论民族主义”:“一种民族国家的植入和一种国家是比较研究的天然单位的观点。”这一方法简单地假定民族国家代表了凝聚的社会,它被广泛接受,包括营利性管理咨询公司。比如,荷兰社会心理学家基尔特·霍夫斯特德(Geert Hofstede)的《霍夫斯特德洞见》(Hofstede Insights)事实上将民族主义商品化,为客户提供如何在具体国家的文化中游刃有余的建议。

 “国家文化”学的一个重要推论是国家制度学,特别是“资本主义的变体”隐含之义是资本主义作为一种行为,因民族国家的制度配置的不同而不同。但是,这一学科领域整体落入了方法论民族主义的窠臼。国家凝聚力被简单地假定,尽管事实表明许多独立的社会能够也确实存在于民族国家之中。

如今,只要你做学术文献综述,就会发现研究聚焦于不同非洲国家内部的具体的组织行为和经济制度。这些研究都试图通过“民族”文化和制度的角度去解释国家,因此理所当然地接受了殖民地边界。但由于这些边界常常划定得非常随意,且是基于外部利益和重点所划定,因此你有必要质疑这些发现得可靠性。

毕竟,非洲国家不是同质的。对非洲有兴趣的学者必须更加批判性地思考非洲文化和制度,以及早在今天的边界和政治安排之前就存在的传统种民族划分。更加仔细地设定方法有望对整个非洲治理、领导和管理的困难产生极有价值的新洞见。这在当前方法论下可能并不容易,但非洲学者和研究非洲的学者应该视之为值得追求的事业。

https://prosyn.org/bvAnbc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