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10_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_schoolcoronavirussocialdistance 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择校是唯一的选项

约翰·泰勒(John B. Taylor)

斯坦福—在经过了多年教育改革呼声后,COVID-19终于成为美国教育体系改善的催化剂。美国教育分化——特别是K-12年级(高中及以前)的分化——肉眼可见。教育质量和教育普及度的差异成为经济、社会和种族不平等性的重要源头,导致了从奥斯汀和奥克兰到伯特兰和西雅图的社会动乱。不管他们是否来自城市内部或郊区的贫困人群,受教育程度最低的美国人都是疫情及其经济后果冲击最深的群体。

幸运的是,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我在胡佛研究所的同事)提供了一个坚决方案。在他的新书《特许学校及其敌人》(Charter Schools and Their Enemies)中,他论证了自主性和灵活性比传统公立学校更强的学校可以缩小教育差距,提供急需的选择、机会和竞争。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qLNCb5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