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strom12_Socrates Baltagiannis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climatechangeprotest Socrates Baltagiannis/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保护全球复原力势在必行

波茨坦—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的过去,各国政府试图支撑崩溃的经济,许多国家不想在气候与环境问题上继续履行他们的承诺。他们应该抵制这种冲动。

本世纪将以速度、规模、连结和惊喜为特征,全球流行病、气候混乱、森林砍伐和物种大规模灭绝总是相互影响并相互加强。如果如今重新开放经济的短期措施不能通过有效治理全球公共领域来促进长期的经济复苏,下一次灾难将只是时间问题。

这是因为我们面临着新的风险格局,2019冠状病毒病只是其中最新的一个表现。这一格局定义了我们当前的地质时代,即人类世(Anthropocene)。在这个时代,人类是地球上主要力量和压力的来源。

除了全球公共卫生方面的持续威胁外,气候和生物多样性危机也日益突出。我们正面临着在短短30年内超过2摄氏度的全球变暖极限的严重风险,而且我们正处于自5.4亿年前地球上出现复杂生命以来的第六次物种大灭绝之中。越过这些临界点可能对世界各地的人们造成毁灭性的且不可逆转的影响。

此外,这些健康、气候和生物多样性危机是相互关联的。例如,当我们继续挑战地球环境安全界限并破坏地球稳定,流行病就更有可能发生。快速的森林采伐加速了全球变暖,也破坏了野生动物的自然栖息地。加上高风险行为(如所谓的湿性野生动物市场)和低应急反应能力,疾病爆发的条件就成熟了,这些疾病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然后演变成灾难性的全球疾病爆发。

的确,科学证据表明,这类人畜共患疾病的数量正在上升,而且当森林采伐破坏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物种被交易和利用时,病毒更有可能从动物身上转移到人类身上。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全球风险与疾病控制等全球公共产品的缺乏以及清洁的空气和水、稳定的气候、生物多样性和完好的森林等全球公共资源的过度使用直接相关。

但令人惊讶的是,在健康、安全和可持续性这些最重要的问题上,出现了新的常态。因此,我们的长期优先事项必须是改善全球公共产品的供应、建立全球公共资源弹性机制,并找到减轻不可避免的经济冲击的方法。

因此,在政策制定者寻求启动经济之际,有三项改革至关重要。

首先,各国政府必须将各种数万亿美元的救援计划纳入绿色复苏计划,并遵循某些关键原则。首先,这样的计划应该提高碳价格,以便引导公共和私人投资转向可再生能源和资源节约。诚然,一些政府可能将碳价格视为道路、桥梁和发电厂投资的进一步障碍。但是,如果没有适当的激励措施,基础设施投资会进一步锁定高碳经济,如果未来有机会进行调整,成本会更高。

与此同时,二十国集团(G20)各国政府应利用50年期债券建立一项投资基金,为旨在提高经济可持续性和抗风险能力的项目提供资金。由所有欧盟成员国提供资金的这一基金将标志着政治团结,减少不确定性,消除创新和创业的一个关键障碍。它应该执行明确的可持续性标准,并以低于市场的利率提供信贷。

此外,全球供应链必须利用地域多样化和储备积累,以增强抵御自然灾害和流行病的能力。特别是供应链的设计必须考虑到安全、健康和可持续性,以确保灵活、可靠和安全的商品与服务供应,如本地食品和清洁能源生产。

其次,改革必须致力于在地球环境安全界限内创造人类繁荣,从而避免全球变暖、环境退化和人畜共患疾病暴发的灾难性影响。这种方式还将改善空气质量,显著减少每年因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的人数(目前估计约700万人)。它还将减少干旱、洪水、火灾和疾病爆发的风险,以及随之而来的粮食不安全。

这意味着,在具体的政策条款中需设立更多基于科学的目标,不只限于气候变暖。《巴黎协定》除了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应该加上减少生物多样性丧失、保持陆地和海洋生态系统完整的全球目标。

最后,我们必须加强对全球公共领域的管理。正如大气是全球共有的一样,因为一个国家的行为会影响其他国家,人类与野生动物的互动也会影响人畜共患疾病的可能性。为了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大流行,我们迫切需要加强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等国际机构的能力。

当今的多重灾难性全球风险要求所有国家采取紧急的集体行动,让我们成为整个地球的真正管家。这不是要求实现不可能的目标,而是要求认识到,每个人的健康和繁荣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能力尊重地球环境安全界限,并妥善管理属于人类的共同财产。

Translated by Meng Shan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flvDHorzh